無線徐州客戶端
掃一掃 下載

三国全面战争中文版下载:40年彭城影像志 | 夜色下的三環路雕塑,博愛街的公用水管……還記得嗎?

來源:2018-10-07
1978年12月,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中國開始實行對內改革、對外開放的政策。被稱為改革開放。

三国全面战争秘籍咋用 www.woxpb.icu

1978——2018


你從前是怎樣生活的?日子過的寬?;故墻舭??你是先富起來的萬元戶,還是細水長流的工薪族?這座城市在和你一起成長,甚至那些你不在意的地方,也在悄悄改變……無線徐州40年彭城影像志,帶你穿越時空,重返那些年。



老井和自來水


1978年,徐州人吃水還靠井,有的井直供居民使用,有的水井群成了地下水廠的水源地。1978年底,徐州城市供水管網總長度為208.73千米。城區自來水全年供水量為3051萬立方米,其中工業用水1440.76萬立方米,生活用水1247.66萬立方米,供水人口47.99萬人,供水普及率85%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自來水的供應漸漸不能適應工業經濟增長的需要了。 即使1983年底,徐州已建成水源井52個,年供水量為5097.4萬立方米,用水普及率提高到94.1%,但在1985年時,自來水年供水量增幅仍然低于同期全市工業經濟增長106.2%的幅度。



“抬抬腳,我這邊要豁水了……”2012年的徐州,自來水入戶率已近100%,但夾河街旁的倒馬井,依然是附近老百姓洗衣做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倒馬井是徐州著名的古井,推測開鑿于明末清初,倒馬井水質好,周圍百姓喜愛有加。十幾年前,這片拆遷建樓房,民工把建筑垃圾傾倒在倒馬井里,附近居民知道了,齊心反對,你填我淘,終于護井成功。鄉親的古井情結感人至深,書法家王冰石聞訊,欣然題字立碑。現在倒馬井依然被?;さ煤芎?,井水清凌凌的,捶衣、淘菜、洗瓜果,依然為百姓服務。

回龍窩的古井,現在已成了一道風景。2010年,回龍窩拆遷之后,那幾口井最讓居民們魂牽夢縈。


金龍湖的宕口公園,雖然人世變遷,眼前全不是從前的樣子,卻獨留下了這口井。



80年代的徐州城區,處處可見這種街頭的公用水管,一水兒的鐵桶,厲害的還會用扁擔,話說挑水可是個技術活,光看少林寺的和尚兩手拎桶,行走如飛,你試試?沒兩下子,小胳膊會累折的~

博愛街拆遷之前,公用水管是附近居民的生活必需。春夏還好,冬天天寒地凍,最怕水管凍上,周邊冰封。

自來水沒入戶的時候,洗衣機,說是半自動都有點抬舉它。要用它,先得擔水去,淘衣服,意味著,一遍一遍的人工打水。所以,不到萬不得己,有大件要洗的時候,洗衣機最好還是當個家具用吧!

80年代的子房山民居,水桶是生活必需品。


1983年,湖濱新村一期建成,為了保障四層以上住戶的供水,小區還特別建了這個水塔。從原先的公用水管到如今的獨立衛浴,享受到自來水入戶便利的居民們,恨不得念上一句“自來水一開,好運自然來”……


1988年11月,徐州市第一座地面水廠劉灣水廠開工建設,設計供水能力為40萬立方米/日。1992年6月建成投產。


劉灣水廠1萬立方米沉淀池。

2013年,劉灣水廠改擴建工程被列為徐州市年度重點工,2014年7月,工程通水運行,徐州市區地表水供水能力由20萬噸/日增加到40萬噸/日,徹底改變了以往主要依賴開采地下水的局面,有效緩解了徐州市區供水能力不足的問題。2015年6月,該工程按期完成并交付使用。


2016年7月,駱馬湖水源地及徐莊水廠工程全線竣工,9月,徐州市民喝上了駱馬湖水。徐州市駱馬湖水源地及水廠建設工程主要包括原水取水工程、水廠加工工程和清水輸送工程,工程總投資27.1億元,取水能力140萬噸/日,供水輸水能力80萬噸/日。


2017年,徐州市駱馬湖徐莊水廠建成,工程的建設通水結束了市區依賴地下水的歷史,市區供水實現了由地下水為主向地表水全覆蓋的歷史性轉化。地表水日供水能力翻倍,水質由“合格水”轉為“優質水”,還將向沿線的邳州、睢寧提供原水,加快城鄉供水一體化進程。2017年全市城鄉供水一體化工程累計完成投資65.7億元;為2018年基本建成“同水源、同管網、同水質、同服務”的城鄉供水工程,運營、監管一體化體系,一體化供水入戶率基本實現全覆蓋打下堅實基礎。


遠遠的街燈明了


1978年,徐州城區有3243盞路燈,萬人擁有路燈52盞。線路總長度161.17千米,總容量236.41千瓦。主要安裝在主干路和東站廣場等繁華區域,最著名的就是白玉蘭燈,另外還有海燕燈、羊角燈……當時的路燈管理所有22名員工,人均管燈147盞,他們每天要騎著自行車到自己的管片兒,晚上開100多盞,早上關100多盞,一切都是徒手操作。1978年的徐州城自然也沒有夜景可言,直到90年代初,徐州城區的主干道旁有了沿街單位和商家自行設計的零星霓虹燈。入了夜,燈光寂廖,整個城市都是黑沉沉的。


老天橋上的路燈和天橋一起,定格在徐州人遠去的記憶里。


入夜的徐州藝術館。

夜晚的音樂廳,盛開的紫薇碗。


90年代的徐州夜景,處處可見企業標志。

90年代初的古彭廣場。


1983年,故黃河邊每隔幾米就有一個電線桿。到90年代,我們才知道還有一種工程叫做“電纜入地”。

8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海燕路燈。

永安街上的燈塔是西區的地標。


80年代,徐州廣播電視局,電臺,電視臺都在云龍山腳下的廣電大院。電波造型的夜景燈飾獨樹一幟。

三環路是徐州人創造的奇跡,三環路沿線的雕塑也是風景。


(燈火通明的東站廣?。?/span>

1992年11月,淮海路霓虹燈建設工程啟動,東起東站廣場,西至段莊廣場,淮海路沿街兩側門面建筑物上,各式霓虹燈閃亮登場。

(淮海路邊的“防粘”路燈)

徐州的路燈有很多少為人知的“黑科技”,比如很多主干道上的路燈,號稱“野廣告殺手”,任你怎么貼都貼不上去,因為用了防粘貼的特殊涂料。


(開發區智慧路燈)

開發區2017年新裝的一批路燈,能自動采集周邊溫度、濕度和懸浮顆粒,把大數據記錄下來并進行發布。

當有一天,你正逛街,手機沒電,找到一處路燈桿就能充電;看大片直播視頻怕浪費流量,沒關系,找到一根路燈桿就有免費無線WiFi;想知道所處環境的PM2.5實時數據,找到一根路燈桿,點一下顯示屏就能知曉,這不是科幻電影……2017年7月,在徐州銅山區盛世年華公交站臺附近,就出現了一根科技感滿滿的路燈,它集攝像頭、無線WiFi、語音廣播、電子顯示屏、實時天氣預報、充電等功能于一身,當然還有照明,足以滿足你對一根路燈的所有想像。

(徐州市照明管理處指揮中心)

就連開關路燈,也都是全自動的。照亮回家的路,不靠星星點燈。


2018年,徐州全市有4.96萬盞路燈、18.46萬盞景觀燈,1330公里配電線路和745臺路燈控制柜,街巷道路裝燈率達到了100%,亮燈率達到了95%。徐州市城管局照明管理處承擔著對它們的管理和維護工作,并實現了單燈控制等智慧照明,每一盞燈都可以自動在天黑時亮起,天亮后關閉。今天的霓虹燈也早已大幅升級換代,黃河故道和云龍湖的橋梁燈景,音樂廳變幻的多彩紫薇碗,和平大橋的磅礴輪廓,奧體中心的璀璨燈火,蘇寧廣場繞樓身行走的巨大LOGO,不夜的徐州,已經到來了。



改革開放40年

40年來,徐州人跟全國人民一起,見證了包產到戶、經濟特區、計劃生育、個體戶、炒股票、南巡、砸三鐵、下崗、房改、入世、取消農業稅……到互聯網+。這些振聾發聵的關鍵詞,其實就在我們身邊悄然演變,身處其中,我們有歡笑,有淚水,有陣痛,有豐碑。徐州40年風雨兼程,所求無非就是:歲時豐衍,九土樂升平。


(文中老照片由攝影師光線提供)


資料來源:徐州市志


文字/許波  


作者:許波

版權聲明:淮海網原創文章,歡迎轉載或者報道,但請注明出處

分享到: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相關閱讀